当前位置:诗词知识
柳永梧桐树三更雨,诗歌出处
时间:2023-6-10 19:35:32   浏览量:89

诗歌出处;《梧桐树 更漏子/温庭筠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鉴赏】 这是一首闺怨的词,温庭筠作为“花间词”派的代表,其词风艳丽,多写闺中生活。这首词难能可贵的是不仅以细腻的笔触写了闺怨,而且写景抒情,营就出了一种空灵忧伤的意境。 词的上阕描写了青烟袅袅的香炉,蜡泪长流的红蜡,也描了眉翠消褪、鬓发零乱、辗转难眠的闺中怨妇, 从环境到人物,烘托了一种秋夜孤寂的清凄闺怨。 下阕则为了衬出人物怨忧的心绪,对秋夜单调的雨声作了入微的描写。“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秋日的梧桐树叶干枯,三更飘洒起了秋雨,(它们)不知道屋内人正为离情而愁苦,密密的雨点不断打在枯叶上,更叫人心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雨点打在枯叶上,发出枯燥单调的声响,再滴到空荡荡的台阶上,发出扰人的声音,这雨声彻夜未停,怨妇的就心情可想而知了。虽无一字再提怨妇的烦忧和惆怅,却以雨打梧桐叶、空阶滴水的空灵而清丽的夜景来渲染,从而侧面凸视她的心情,别具匠心。 温庭筠的作品风格,可用艳绝加愁绝来概括。可是这首作品却很特别:它没有过多的艳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是秋天的夜晚,一个孤独的少妇,不梳理,少粉黛,在空空的房子里对雨难寐。这里一洗过去的艳和铅华,用淡妆下的秋思秋景、秋雨秋夜来实现“愁绝”。人物的妆淡,是因为情浓;景物断断续续的淡描,也是为了烘托愁情的浓重。尤其是秋夜无寐、卧听夜雨滴桐声这一长期缭绕的意象,把女主角愁肠寸断、泪流不止的形象凸现在人们的面前。这种以景物烘托形象的写法,正如前人所说的,是书画家“无垂不缩”高超手段的借用,其结果是含蓄蕴藉,艺术感染力极强。 此首写离情,浓淡相间,上片浓丽,下片疏淡。通篇自昼至夜,自夜至晓。其境弥幽,其情弥苦。上片,起三句写境,次三句写人。画堂之内,惟有炉香、蜡泪相对,何等凄寂。迨至夜长衾寒之时,更愁损矣。眉薄鬓残,可见展转反侧、思极无眠之况。下片,承夜长来,单写梧桐夜雨,一气直下,语浅情深。宋人句云:“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从此脱胎,然无上文之浓丽相配,故不如此词之深厚。 《声声慢·寻寻觅觅》翻译 李清照《声声慢·寻寻觅觅》- -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赏析一】 《声声慢》又名《胜胜慢》,清照这首词改押入声韵,并屡用叠字和双声字,这就变舒缓为急促,变哀惋为凄厉。此词以豪放纵恣之笔写激动悲怆之怀,不能列入婉约体。这首作法独特的词,就其内容而言,是一篇悲秋赋。 开端三句用一连串叠字写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情,从“寻寻觅觅”开始,可见她从一起床便百无聊赖,如有所失,于是东张西望,仿佛飘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点什么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点什么来寄托自己的空虚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寻寻觅觅”的结果,不但无所获,反被一种孤寂清冷的气氛袭来,使自己感到凄惨忧戚。于是紧接着再写了一句“凄凄惨惨戚戚”。仅此三句,定下一种愁惨而凄厉的基调。 “乍暖还寒时候”是此词的难点之一。此词作于秋天,但秋天的气候应该说“乍寒还暖”,只有早春天气才能用得上“乍暖还寒”。所以,这首词是写一日之晨,秋日清晨,朝阳初出,故言“乍暖”;但晓寒犹重,秋风砭骨,故言“还寒”。至于“时候”二字在宋时已与现代汉语无殊了。“最难将息”句则与上文“寻寻觅觅”句相呼应,说明从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好。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晓”,通行本作“晚”。从全词意境来看,应该是“晓”字。说“晓来风急”,正与上文“乍暖还寒”相合。古人晨起于卯时饮酒,又称“扶头卯酒”。这句是说借酒无法消愁“雁过也”的“雁”,是南来秋雁,正是往昔在北方见到的,所以说“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了。这一句是虚写,以寄寓作者的怀乡之情。 下片由秋日高空转入自家庭院。园中开满了菊花,秋意正浓。这里“满地黄花堆积”是指菊花盛开,而非残英满地。“憔悴损”是指自己因忧伤而憔悴瘦损,也不是指菊花枯萎凋谢。正由于自己无心看花,虽值菊堆满地,却不想去摘它赏它,然而人不摘花,花当自萎;及花已损,则欲摘已不堪摘了。这里既写出了自己无心摘花的郁闷,又透露了惜花将谢的情怀,笔意深远。 “守著窗儿”句,写独坐无聊,内心苦闷之状,比“寻寻觅觅”三句又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句从反面说,好象天有意不肯黑下来而使人尤为难过。“梧桐”两句兼用温庭筠《更漏子》下片“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词意,把两种内容融而为一,笔直情切。最后以“怎一个愁字了得”句作收,是独辟蹊径。自庚信以来,诗人写愁,多半极言其多。这里却化多为少,只说自己思绪纷茫复杂,仅用一个“愁”字如何包括得尽。妙在又不说明于一个“愁”字之外更有什么心情,即戛然而止。表面上有“欲说还休”之势,实际上已倾泻无遗。 这首词始终紧扣悲秋之意,尽得六朝抒情小赋之神髓;又以接近口语的朴素清新的语言谱入新声,写尽了作者晚年的凄苦悲愁,是一首个性独具的抒情名作。 

【赏析二】 唐宋古文家以散文为赋,而倚声家实以慢词为赋。慢词具有赋的铺叙特点,且蕴藉流利,匀整而富变化,堪称“赋之余”。李清照这首《声声慢》,脍炙人口数百年,就其内容而言,简直是一篇悲秋赋。亦惟有以赋体读之,乃得其旨。李清照的这首词在作法上是有创造性的。原来的《声声慢》的曲调,韵脚押平声字,调子相应地也比较徐缓。而这首词却改押入声韵,并屡用叠字和双声字,这就变舒缓为急促,变哀惋为凄厉。此词以豪放纵恣之笔写激动悲怆之怀,既不委婉,也不隐约,不能列入婉约体。 前人评此词,多以开端三句用一连串叠字为其特色。但只注意这一层,不免失之皮相。词中写主人公一整天的愁苦心情,却从“寻寻觅觅”开始,可见她从一起床便百无聊赖,如有所失,于是东张西望,仿佛飘流在海洋中的人要抓到点什么才能得救似的,希望找到点什么来寄托自己的空虚寂寞。下文“冷冷清清”,是“寻寻觅觅”的结果,不但无所获,反被一种孤寂清冷的气氛袭来,使自己感到凄惨忧戚。于是紧接着再写了一句“凄凄惨惨戚戚”。仅此三句,一种由愁惨而凄厉的氛围已笼罩全篇,使读者不禁为之屏息凝神。这乃是百感迸发于中,不得不吐之为快,所谓“欲罢不能”的结果。 “乍暖还寒时候”这一句也是此词的难点之一。此词作于秋天,但秋天的气候应该说“乍寒还暖”,只有早春天气才能用得上“乍暖还寒”。我以为,这是写一日之晨,而非写一季之候。秋日清晨,朝阳初出,故言“乍暖”;但晓寒犹重,秋风砭骨,故言“还寒”。至于“时候”二字,有人以为在古汉语中应解为“节候”;但柳永《永遇乐》云:“薰风解愠,昼景清和,新霁时候。”由阴雨而新霁,自属较短暂的时间,可见“时候”一词在宋时已与现代汉语无殊了。“最难将息”句则与上文“寻寻觅觅”句相呼应,说明从一清早自己就不知如何是。 古代爱情离别的很伤感很让人心痛的诗句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李白《三五七言》凄凉别后两应同,最是不胜清怨月明中。-纳兰性德《虞美人》(纳兰词总是很忧伤)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张先《千秋岁》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黄景仁《绮怀诗二首其一》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李商隐《无题六首其三》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张仲素《燕子楼》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徐再思《折桂令》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苏轼《江城子》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白居易《长恨歌》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欧阳修《玉楼春》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柳永《雨霖铃》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更漏子三首其三》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晏几道《鹧鸪天三首其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顾敻《诉衷情》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鱼玄机《江陵愁望有寄》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李商隐《无题六首其六》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庭筠《杨柳枝》忍把千金酬一笑?毕竟相思,不似相逢好。-邵瑞彭《蝶恋花》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晏殊《玉楼春》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曹雪芹《红豆词》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张泌《寄人》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_陆游《钗头凤》 天不老,情难全,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直到相思了无益,未妨惆 张先 千秋岁北宋●张 先 千秋岁 数声鶗鴂①,又报芳菲歇。惜春更选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永丰柳②,无人尽日花飞雪③。 莫把幺弦拨④,怨极弦能说。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孤灯灭⑤。 注释 ① 鶗鴂:(tíjué)即子规。《离骚》:"恐鶗鴂之未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劳。 ② 永丰柳:永丰:坊名,当在洛阳。白居易《杨柳词》:"永丰东角荒园里,尽日无人属阿谁。 ③ 花飞雪:指柳絮。 ④ 幺弦:发音细小的琴弦。 ⑤ 孤灯灭:一说"凝残月。 赏析 这是一首描绘伤春伤别和抒写恋情相思的词篇。它含蓄地表达了爱情遭受摧残之后的惆怅和哀怨,反映了爱情的坚贞和生死不渝。 词以鹈鹊的哀鸣开篇,烘托春意阑珊的悲凉景象,并借以传达缠绵绯恻的相思之情。 "雨轻风色暴"是上片中的关键句,它表面上交待"芳菲歇"的原因,实际却暗示爱情遭到风暴的摧残。作者还进一步指出,这可惜的"风暴"是在"梅子青时节"肆虐猖獗的,它将断送春天的花苞和爱情的果实。 下片换头与开篇两句上下呼应。"鶗鴂"啼的是伤春,那么幺弦弹的则是相思。"莫把"二字极富感情色彩,作者愈是害怕拨动那根倾诉哀怨的琴弦,就愈能说明这哀怨之情的深沉执着。这两句在艺术上是很有弹性的。"天不老,情难绝"是对此所作的补充,又是全诗的主题句,其精神与汉乐府民歌中的《上邪》所表现出的那种海枯石烂、坚贞不二的爱情是一脉相通的。词中低沉哀怨的音调为之一扫。"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设想奇特,比喻生新。作者用民歌中谐音隐语的艺术手法,巧妙地把"丝"与"思"联系起来,使情感的表达显得更为丰满深挚,并使这首词具有一定的民歌风味。结尾,以鲜明的形象暗示,这强烈的相思之情,夜以继日,永无绝灭之期。 本篇与作者以清丽的语言捕捉刹那间的艺术形象的词(如"云破月来花弄影"等)相比,在风格上有明显的不同。这首词以直抒胸臆为主,但又兼用比兴,风景描写在词中的主要作用是气氛的渲染和感情的烘托。作者还恰当地采用民歌中谐音隐语的表现手法,加上巧妙化用前人诗句,就更增添了这首词的抒情气氛。 梧桐意象的原型 意象简单地说就是用来表达感情的一个具体的东西,一般是作者的想象。意境就是通过这个作者想象的这个东西所要表达的一种气氛或者一种心境。有些作家借助恶劣的自然环境表达恶劣的生活环境,其中恶劣的自然环境就是意象,恶劣的生活环境就是意境。之所以叫做意象、意境就是告诉我们这是在创作,现实存在但高于现实。 文艺理论大家童庆炳先生在《文艺理论教程》一书中对二者作了如下界定:意境是文学艺术作品通过形象描写表现出来的境界和情调,是抒情作品中呈现的情景交融、虚实相生的形象及其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空间。意象是以表达哲理观念为目的、以象征性或荒诞性为基本特征以达到人类理想境界的表意之象,即为艺术典型。根据这个界定,我们可得出以下几点:首先,意象是一个个表意的典型物象,是主观之象,是可以感知的,具体的;意境是一种境界和情调,它通过形象表达或诱发,是要体悟的、抽象的。其次,意象或意象的组合构成意境,意象是构成意境的手段或途径。正确的把握二者都需要想象。 本人不揣浅陋,将对中学课本中有关“梧桐”所蕴含的丰富意象进行一次蜻蜓点水式的、粗浅的解析。 

 一、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 梧桐树高大挺拔,木质细密,树干光滑,被视为良木。早在两千多年前梧桐就与传说中的百鸟之王——凤凰联系在一起。“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诗经》)所以至今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具有高贵圣洁禀性的凤凰,只选择梧桐树栖息,可见梧桐所具有的神异性。 后来,凤凰栖居梧桐的特性又衍化出“良禽择木而栖”的成语,并且这里的凤凰被换作其它的飞禽。如唐代诗人虞世南在《蝉》这首诗中将至尊至贵的凤凰换成了秋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古人认为蝉栖高饮露,自然是生性高洁。蝉所栖之高的梧桐,其形象高洁也就更加卓茕不凡。由于梧桐孤然傲立、品性高洁,所以人们将它与松柏放在一起,称为美材。 花木常被用来表示爱情和思念,青干碧叶的梧桐,则是伉俪深情的象征,古代传说梧为雄,桐为雌,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我国有“梧桐相待老,鸳鸯合双死”之说,因此,诗文中常以梧桐表示男女之间至死不渝的爱情。乐府民歌《孔雀东南飞》中最具有想象力和浪漫特色的末段,就化用了以上意蕴。“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这幅美妙、神异的图景既寄寓了人们对纯洁爱情的企盼和对幸福生活的渴求,同时也借助神化挥泻了人们对现实的不满和愤慨。

 二、吴丝蜀桐张高秋 读李贺的《李凭箜篌引》,人们一定不会忘记作者对乐声的神奇怪异的描绘和对李凭卓越的演奏技艺的赞赏。那么这种“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般的乐声从哪儿流出来的呢? “吴丝蜀桐”。梧桐又被称为柔木,可以用来制琴,其中最著名者,乃汉人蔡邕以梧桐制成的“焦尾琴”。据《汉书》记载,蔡邕在吴地遇到有人以桐木烧火煮饭。深通韵律的蔡邕听到桐木燃烧爆裂之声非同凡响,断定是良木,于是将这段桐木抢救出来,制成琴,其音果然妙不可言,因其尾部已被烧焦,所以称为“焦尾琴”。有吴地的精丝、蜀地的良桐制成的箜篌,再加上李凭的高超技艺,当然能弹奏出“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般的艺术效果来。 

 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梧桐落叶早,古人有“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的说法。古人素有悲秋的情结,睹物伤怀,见叶落更觉秋深。“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南唐·李煜《相见欢》)囚禁生活中的南唐帝王,自是有一番愁苦,而这清冷的月光照着光秃的梧桐树,愈加增添了院中人的愁怨。 “秋风秋雨愁煞人”,秋雨中的桐叶则更添愁闷落寞的情绪。“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最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唐·温庭筠《更漏子》)雨声与桐叶结合,一叶叶,一声声,响在耳畔滴在心田,怎不令思妇痛感离别后的孤寂呢?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代表作《声声慢》更是借“梧桐”“细雨”中最后一点“寻寻觅觅”,造成“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失望收场,将女词人丧夫亡国之后历尽沧桑、饱经忧患的无限哀愁抒写了出来。人们常以“愁”字来形容这种心境,可是对于陷入极度愁苦中的这位老年孀妇来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也许“梧桐兼细雨”的意象,总能勾起人们的满腔愁绪和无限遐思。元代著名剧作家白朴则将其描写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命名为《梧桐雨》,使剧名中那悲苦愁闷的意绪笼罩全剧。 妙处难与君说,正如梧桐高大挺拔的枝干,久栖于上的良禽,绕梁不绝的琴音,雨打桐叶的秋声,以及围绕它上演的一个个动人故事,这一切都会拨动人们的心弦,启迪人们的情思,带给人们丰实的想象和充盈的灵感。难怪现代作家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都不忘对“梧桐”的遥想。 有没有写凄凉情景的雨的诗句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声声慢》李清照 枕边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鹧鸪天》聂胜琼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清明》杜牧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声声,空前滴到明。《更漏子》温庭筠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暴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雨霖铃》柳永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乌夜啼》李煜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浪淘沙》李煜 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感,泪痕残。《钗头凤》唐婉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摸鱼儿》辛弃疾 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卜算子》陆游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如梦令》李清照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临江仙》晏几道。 


■ 友情链接 ■
石家庄3a信用 洪荒文学 百科知识 背单词的好方法 明星排行榜 日本藤素dcard 体育赛事资讯 游戏宝典 DJ歌单 中国十大品牌 公开课 成都娱乐休闲 箱包网 中山瑜伽网 新疆景观设施 吉林aaa信用等级

古诗网 - 古诗词网
古诗词网收集先秦至当代四千余位中国著名诗词作家的著名诗词六万余首 本站内容仅供大家学习参考